狗仔队新闻网

滚动新闻:

四川绵阳:企业老板被“非法拘禁”设备“抢劫一空”为何投诉无门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1-14
中国焦点新闻四川11月6日讯(记者卓尔图雅报道)某招商引资企业经营不到一年,就被当地自称有市长为“靠山”刘氏兄弟等人“设套”……企业法人经历了非法拘禁、毒打、限制人身自由等“待遇”,受害人设法报警后,歹徒竟然在派出所当着警察的面,拿走该法人的手提包、厂门钥匙、银行卡等重要物品,将厂里价值900余万元的成品、设备全部“抢走”,而该法人却被派出所“软禁”不让离去……
记者听到受害人这一段描述,完全以为他是在讲述某电视剧的情节,无法相信是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亲身经历。当他把相关资料发来看后,才觉得他的“遭遇”实在可悲,而又令人同情——朗朗乾坤,怎么会让这样的黑恶势力横行霸道?什么样的“保护伞”能够让执法部门听之任之,一直没有给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的歹徒定罪?也没有给受害人企业的财产损失作出合理的处理,致使受害人一直上访不断!
记者针对此事,进行了为时三天的明察暗访。

上图:绵阳南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开业庆典
【无奈】企业刚起步就落入“坐地虎”的“圈套”
 
据了解,2016年8月,家住四川省苍溪县的马磊,经绵阳市游仙区招商引资,在游仙经济开发区注册成立“绵阳南宇新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宇公司”),法定代表人:马磊,注册资本:壹仟万元。主要经营能源材料技术开发、燃料添加剂、汽车小电器、车用合成润滑油等项目。公司从注册之日起开始生产玻璃水、燃油宝、防冻液等产品。2017年3月开始筹建电动车生产线,并于2017年7月正式投入生产。在建设过程中,建设了2条全自动玻璃水生产线、2条全自动防冻液生产线、2条自动浇灌装生产线、4条电动车生产线、电力设施安装、办公室装修等共计投资900余万元。
因生产电动车大梁保险架需要外加工,南宇公司(甲方)与刘汉玖个人(乙方)于2017年6月22日签定了委托加工合同,合同约定:乙方在合同约定之日起第一月支付甲方电动车大梁保险架2000套,以后每月交付甲方电动车保险架10000套。从合同约定之日至2017年9月底,乙方刘汉玖并未履行合同,在未按约定交付电动车大梁保险架的情况下,乙方刘汉玖以个人无法开具税票为由,要求更改合同。2017年8月10日,甲方“南宇公司”与“绵阳新达共创科技有限公司”重新签定了电动车大梁保险架委托加工合同。新达公司法人代表,郑主新,投资人,刘汉玖。
由于乙方刘汉玖未在约定的时间内交付甲方电动车大梁保险架,对“南宇公司”生产影响很大,“南宇公司”多次提出让刘汉玖履行合约交货,刘汉玖始终无法交货,遂提出让“南宇公司”在外面采购电动车大梁保险架。当时南宇公司暂缺采购资金,刘汉玖提出由他来想办法,但要甲方“南宇公司”认月息3%的资金利息。2017年7月26日,刘汉玖叫马磊写了一张借条,借到刘汉勇现金60万元,马磊问刘汉玖为何要写刘汉勇的名字,刘汉玖说:钱是别人的,只要钱借给你就可以了。(马磊从未见过刘汉勇,事后才知刘汉勇是刘汉玖的亲弟弟),27日刘汉勇以转账方式借给我南宇公司现金60万元,约定借款月利息3%,借款期限为3个月,借款时间不到3个月(9月9日),刘汉玖就招集黑恶势力对马磊进行非法拘禁。

上图:南宇公司部分电瓶车生产线
【嚣张】“歹徒”竟然在警察面前“从容”作案
 
南宇公司老总马磊向记者介绍说:2017年9月8日,刘汉玖以邀约我到绵阳老茶树“了园茶楼”喝茶为由,非法控制我的人身自由,并强制押送我到绵市内营坝一家宾馆(现我记不清宾馆名字),四个人一班,共8余人,轮翻守候不准我睡觉,不给我吃食物,并威胁、殴打,直至9月10日下午,长达40余小时,我通过上洗手间瞬间,巧遇解便的人向外传递信息,委托他人报警。
绵阳市涪城区小浮桥派出所接警后,民警来到现场,并将我和刘汉玖招集的黑社会团伙看守人员一同带至派出所,到派出后,黑恶头目刘汉玖也来到派出所,派出所从未询问我被非法拘禁的来龙去脉,更未作任何笔录,我又被派出所拘禁,控制我的人身自由。
9月10日下午3时,刘汉玖老婆一同8人在派出所当着两名值班民警,在值班室内强行拿走我的手提包,以及南宇公司厂门钥匙、两张银行卡,公司四枚印章、本人身份证和车钥匙,民警并未制止。
9月10日深夜,我从手机看公司厂区视频监控时,才看到刘汉玖召集约五十人到我厂里,把厂里的设备及成品达900余万元用两辆大卡车,先后往返十几车,几乎将厂里的设备全部拉完。我向民警求助,他们仍然置之不理。
马磊气愤地说:由于绵阳涪城区小浮桥派出所无理拘禁(软禁)我,给刘汉玖等“黑恶势力”作保护,给予了作案时间,导致刘汉玖抢走、拆毁我公司全部设备及成品,致使我企业停产倒闭!我通过招商引资到绵阳后,刘汉玖多次找到我厂纠缠,要我必须与他合作。刘汉玫说:“绵阳市长刘超是我兄弟,不与我合作你工厂开不下去,如果与我合作会得到市政府很多支持”。他还说:“我在绵阳出了任何事都有人帮我,就是要坐牢都有人帮我顶替,绵阳这个地方,只要出钱,任何事都好办”。

上图:南宇公司部分电瓶车成品
疑惑】公安“回复”为何处处给“歹徒”辩解
 
针对马磊的说法,记者查阅了涪城区公安分局的回复称:马磊于2016年8月在游仙区五里梁开办南宇公司;2017年6月22日与刘汉玖签订月供1万套电动车保险杠、大架的生产合同;2017年7月又与郑主兴签订生产合同。2017年7月26日因资金周转,马磊与刘汉玖弟弟刘汉勇签订借款合同,向刘汉勇借款60万元用于购买零部件组装电动车。合同约定借款3个月,期限至10月27日,月息3%,每月27号支付下月利息。2017年9月,刘汉玖与马磊在御营坝“了园”茶楼见面后,刘汉勇与其司机吴广桂遂赶到,以马磊借款后到期未支付利息,找不到人为由,要求马磊归还欠款,刘汉勇安排吴广桂向马磊收钱,吴广桂又叫来李毅、彭磊、邹玖坤采取走哪跟哪的方式一起向马磊索要债务。
2017年9月9日晚,吴广桂、李毅、彭磊、邹玖坤与马磊同住涪城区御营坝九天假日酒店同一房间内继续向马磊索要债务。2017年9月10日10时许,马磊通过朋友贾成洪报警称因经济纠纷被困住,后马磊、吴广桂、李毅、彭磊、邹玖坤等人被带至小浮桥派出所,经了解系经济纠纷,于当日下午对吴广桂等四人予以放行,让赶到派出所的刘汉勇与马磊协商处理,马磊与刘汉勇在派出所内协商将马磊宝马车及南宇公司物品用于抵账,后刘汉勇安排刘汉玖妻子王婷召集货车及搬运工到南宇公司拉货抵债,并将拉走的电动车存放到刘汉玖联系的仓库内。在拉货过程中,因马磊未支付公司工人工资,马磊遂于10晚与刘汉勇、公司工人伍良奎、蒋小兵等人从小浮桥派出所前往南宇公司解决,并于当晚待在公司办公室至11日上午,马磊被带回“了园”茶楼,后李毅、彭磊、邹玖坤驾车与马磊一同前往苍溪找亲戚借钱还账,四人到达苍溪并与吴广桂汇合,马磊再次报警后,吴广桂、马磊被带至城东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让马磊去验伤后,马磊自行离开未归。
2018年3月,马磊向小浮桥派出所报案称2017年9月10日之前被限制人身自由并被殴打,还反映了被带至苍溪的情况。涪城区公安分局于2018年4月16日立为非法拘禁案进行调查,后于6月11日对刘汉勇、吴广桂、李毅、彭磊、邹玖坤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经调查,目前,尚无证据证实刘汉玖涉嫌非法拘禁罪。后以拘留15天,各罚款500元就了了。

上图:刘汉玖兄弟指使吴广桂、李毅、彭磊、邹玖坤等人将马磊非法拘禁于“了园”茶楼
【真相】“歹徒”公开宣扬的“保护伞”竟然是市长
 
马磊非常激动地说:刘汉玖有了绵阳市长作“靠山”,你们公安机关就可以颠倒黑白了吗?我以前多次向你们公安机关反映过,刘汉玖要强行给我加工,我不同意,刘汉玖与郑主兴找了几个年轻人天天坐在我办公室,刘汉玖随时给我说“他的兄弟是绵阳市长刘超,如不与他们合作,厂就开不下去,与他们合作会得到市政府很多支持,还说他出了什么事都有人帮他顶替”!在这种巨大压力下,我不得已才与刘汉玖签了加工合同,多次找他交货无果,直到2017年9月8日一件加工产品都没有做,刘汉玖之前带我去看的一个加工厂,刘汉玖说是他的,事后我去调查却不是刘汉玖的。
我与刘汉勇借钱的一事:因为我多次找刘汉玖交货,他说现在交不了还要一月才能交,当时我说对方要的紧,你不交货我没办法。刘汉玖叫我去外地买一部份回来先加工,我说没资金,刘汉玖说资金他来想办法。第二天刘汉玖叫我去拿钱,我去拿钱时刘汉玖叫我写一个借条,当时我问刘汉玖,我借你的钱,为什么要写刘汉勇呢?刘汉玖说是他的朋友,没关系只要给钱就可以了,我既不认识刘汉勇,也从来没有见过刘汉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刘汉玖设计好的“圈套”。
借条与借款合同都是刘汉玖写好的、当天下午我买好机票去无锡,刘汉玖拿来一个借款合同叫我签字,签好我看见借款数不对,刘汉玖说可能打错了重新打一下,但是我要去无锡等不了,刘汉玖叫我先走他重新打好后,找办公室盖章就是。事后,我回到厂问办公室蒋小兵,蒋小兵说是刘汉玖拿进茶楼房间里面盖的。我得知情况后,马上与刘汉玖联系,刘汉玖都以不在绵阳为由,不给我看他重新打印的合同。
至于非法拘禁一事,我到了茶楼后刘汉玖在场,几分钟后郑主兴与刘汉勇到了,刘汉勇叫我马上还钱,我说期限没有到,刘汉勇说我今天必须要,一会进来五、六个年轻人,刘汉勇一把就抢走我的宝马X5的锁匙,刘汉玖给几个年轻人说不还钱就不允许我走,晚上将我带到一民房和某宾馆殴打不允许睡觉,长达四十多小时。在小浮桥派出所民警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他们拘禁我几十小时了、不许我睡觉,睡着就打我的脸,我向民警说逼得我都想跳楼了(民警有录音录像)。

上图:部分电瓶车配件
【曝光】如此“污秽”不堪的“内幕”让世人评判
 
马磊介绍说:我报案是非法拘禁,你们回复说经济纠纷。为什么我与歹徒来到派出所后,警察不过问我被非法拘禁的经过?为什么非法拘禁我的歹徒都被你们放了,反而不允许我这个受害人离开?两民警还将我带进值班室关押到12点多……这只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黑暗”!——七、八人在你们派出所抢走我东西一事与刘汉玖强行要我照着他事先写好的条子抄,我向你们民警求助,你们竟然叫我自行处理,我如果能奈何他们,还求你们警察干啥?为什么派出所要等刘汉玖抢完我厂设备后才允许我离开?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些歹徒有“保护伞”?连警察都只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你们回复说我与他们协商好了的,请问我与哪个协商过?又有哪位民警组织协商过?如果协商好了,形成的《协议》在哪里?为什么我走出派出所刘汉勇等人还要殴打我?你们想一下宝马X5才抵3万元正常吗?如果协商好了他们枪我厂里的设备又抵了多少钱?
你们回复我离开小浮桥派出所后再没有向涪城区公安局报案,我在2017年9月20号先后向绵阳公安局、绵阳市政府、绵阳市检察院、涪城区公安局、涪城区政府、涪城区检察院、小浮桥派出所以邮寄的方式发出一百份请求解决的申请,都没有结果。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于2018年初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后才有人过问。
2018年春节前夕,锦阳公安怕我把事情捅大,怕我越级上访,小浮桥派出所及刘汉勇找到我,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协议,再借给我20万加之原借的60万,三年不收利息,叫我企业发展,三年必须归还,并强迫写保证,不能上访,不准再控告抢走数百万材料(成品),现宝马车退给你。再退电动车(39)台,实际拉走我成品电动车(140)台,我电动车成品价每台2800元,他们强行拉走的按每合580元折抵我的借款,同时他们准备好的多个协议强迫叫我签字,我早就领教了他们的黑恶凶险,不得低头签了字(如果不签生命都有危险)。
刘汉玖等黑恶势力抢走我们数百万元的材料,没人过问,我向公安举报,公安说:这是一起经济纠纷,叫我去找法院。法院说:这是个黑恶势力,叫我找公安。难道我财产被抢,人又被非法拘禁,歹徒就可以逍遥法外吗?
关于马磊提出的以上问题,绵阳市政府、四川省政府是否会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处理?记者将继续关注,作后续跟踪报道!

上图:部分电瓶车大梁

热文推荐

首页 | 国际 | 国内 | 社会 | 军事 | 科技 | 财经 | 房产 | 汽车 | 娱乐 | 教育 | 体育 | 生活

Copyright © 2018 http://www.gzdflq.cn/狗仔队新闻网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